•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83
    2017-08-21
  • 昨天无意间又一次看到儿子上幼儿园时,人生第一次因撒谎而道歉的视频,忍俊不禁,捧腹大笑的同时却又几多怅然若失,几多感慨唏嘘。当呱呱坠地的婴儿长成眼前天真烂漫的少年,当自己满头青丝变成斑白两鬓,当道道鱼尾爬上昔日光洁的眼角,不由得感慨:未觉池...[浏览全文]

  • 97
    2017-08-21
  • 那是八月的一个下午。刚立秋不久,阳光还有虎虎的威势。三四点的时候,天还是很热,太阳依旧白灿灿的挂在空中。虽然高层的窗户里有风进来,但体内的汗还是一点点被逼出来。是个周日。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段,能呆在家里,没有人愿意出去。我从午睡中醒来,...[浏览全文]

  • 137
    2017-08-21
  • 周末无事,闲置一天后,晚饭给自己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满满的吃了个饱, 胃是离心最近的地方,胃暖了,心也就暖了 不知从哪里看来的话,此刻就突然冒了出来了,倒显的有点矫情的意思。收拾完毕,没带手机,拿了包,沿着小区旁河道的一侧,慢悠悠往前挪着...[浏览全文]

  • 202
    2017-08-21
  • 又到农历十月一,默默的跪在父亲坟前,手捧着为父亲斟满的酒慢慢洒向坟前,伴着我的思念和倾诉飘起淳香的时候,儿又一次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来陪父亲喝酒了 作者题记对于喝酒,我是不讨厌也不主动,除了应酬等特殊情况象征性地喝一点外,平时几乎不与酒...[浏览全文]

  • 138
    2017-08-21
  • 我的祖母是任和义的女儿。任和义是解放前我们虹螺岘乡最有名的掌柜。全乡人都叫他 任掌柜 。既然是掌柜,少不了家业。任掌柜早年在乡里开过两个店铺。一个在东街财神庙旁开了座 和义客栈 (现在叫旅馆);一个在西街集市口旁开了座 和义清塘 (就是澡...[浏览全文]

  • 105
    2017-08-16
  • 爸爸妈妈,我想对你们说:谢谢!感谢你们给了我宝贵的生命,让我来到了这美丽世界;感谢你们给了我健康的体魄,让我享受了这五彩生活;感谢你们给了我执着的精神,让我勇敢地面对挑战。爸爸妈妈,我想对你们说:你们辛苦了!给了我温暖的抚触,你们的手却变粗...[浏览全文]

  • 88
    2017-08-16
  • 母亲节到了,心里寻思着给远在家乡的老妈怎么表达一下感恩。但细想,自己太了解自己的妈妈了。在她的意识里,全年所有的节日都是她自己的,是属于她的。是的,全年的节日都是母亲的。每逢过节,无论大小,母亲总是很高兴的。每年从大年初一的春节开始,母亲...[浏览全文]

  • 116
    2017-08-16
  • 外婆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这世间我又少了一位至亲之人。外婆是一个和蔼慈祥的老太太,她身形微胖、个子不高,走起路来慢慢悠悠,动作显得不太灵活。在我的印象里,她似乎永远是一副面带微笑、和蔼可亲的模样,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发脾气,也从来没有见过她...[浏览全文]

  • 86
    2017-08-16
  • 五年,有多长。有五个春夏秋冬,有五个叶落水流,开心快乐过,愁苦绝望过,唯一不变的,是这五年,我再难见父亲一面,他去往另一个世界,和我母亲、大姐在一起,偶尔也到我梦里来,不喜,不悲,不说话。我不是细心人,没有好好珍藏父亲用过的物品,碗筷、衣...[浏览全文]

  • 134
    2017-08-16
  • 恨子不成龙与凤,刻骨铭心任东流。 题记那张疲惫的脸是他辛勤的象征;那黝黑的皮肤是曝晒的结果;那深邃的皱纹是风的切割;那憔悴的双眼是他操尽寒心之事的表现。辛劳的他,一生匆匆走过,从未带来一片云,也从未带走一片叶。正如朱自清的《匆匆》所述,你...[浏览全文]

  • 80
    2017-08-16
  • 我家居住的小镇不大,很早以前,镇上一个年轻人写剧本的时候就用过一句夸张的话: 一跤跌倒,两头出来 ,只是夸张得有点格列佛到了小人国的味道了。小镇的主街就是一条街,沿着澧水蜿蜒,乡亲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总是那么些人,谁家的事情别人都有一本清...[浏览全文]

  • 178
    2017-08-16
  • 每逢中秋,总是忘不了啃一口月饼,然后细细品尝,慢慢回味这个古老的点心带给我的其中滋味儿,那味觉的未稍神经总能产生一丝久远的思念 这种思念带着青红丝传导的甜蜜穿越时空,走近36年前的我与这块月饼结下的思念之痛!那年我6岁,孩子的天性使然,从...[浏览全文]

  • 174
    2017-08-16
  • 霜降过后,天空格外高而蓝, 云很淡,空气湿漉漉的。驼背的老父亲,踏着山间落满黄叶的小路,去巡视自己村后种的五亩多老玉米。他的脚底下,发出 沙沙 落叶有节奏的声响,在空旷的山林里回荡。父亲来到老玉米地边,用粗燥的手,时而亲切抚摸这棵老玉米,...[浏览全文]

  • 119
    2017-07-23
  • 6月高考临近,高三的女儿一模、二模的演练,紧张地充满着火药味。 女儿投入到高考的冲刺中,人消瘦了,脸庞失去了红晕,心理的压力膨胀。 我无能为力,只有当好后勤,做好可口的饭菜,把家布置得舒适温馨,但我的心啊!随着女儿的一模就开始倍受揪心的煎熬。 今天女儿...[浏览全文]

  • 171
    2017-07-14
  • 今天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说做了个噩梦,然后被惊醒了。晚上,我妈给我发短信,问我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从梦境感觉我很不好。我告诉她就一个梦而已,不用担心啦,我妈回我说怎能不担心,儿行千里母担忧。看到她回过来的短信,我差点就掉眼泪了。我真的...[浏览全文]

  • 281
    2017-07-14
  • 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 每次听筷子兄弟的这首《父亲》,心里总会思绪翻涌,情不自禁的泪水盈眶。父亲又打电话来了,轻声呼唤我的乳名,依旧问那几个问了无数遍的问题:在上班吗?吃饭了吗?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最近工作顺利吗?最后往往是以冗...[浏览全文]

  • 282
    2017-07-14
  • 母亲对俗语的运用妥帖、娴熟,随手拈来,又恰到好处。近些年,每每回首往事,那些俗语总是不时地跳出来,在大脑屏幕上闪现,似在提醒我的关注。细细地品味,慢慢地咀嚼,竟然品出了不寻常的味道。那里包含着经验的积累和智慧的沉淀,生活的哲理和命运的感叹...[浏览全文]

  • 312
    2017-07-14
  • 土砖房里很空敞,秋千自顾地摇摆着,安安静静的,但我相信曾经有那么一段时光,笑声已填满整个房子,愉快幸福的。儿时曾与父亲一起到外曾祖父家,途经三舅爷家,便在他家停留了一会。那时三舅母与姑姑们好像是去拜年去了,反正不在家。而由于年纪太小且顽皮...[浏览全文]

  • 301
    2017-07-14
  • 他笑我力气太小我却心底难受,我只做了多轻的一部分,而他承担了多重的绝大部分。我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闻到他身上混杂着汗水、尘土和汽油的味道,大夏天的着实不好闻,却是令我心安的味道,父亲的味道,他肯定是知道我快下车了就直接赶过来接我的。 爸,...[浏览全文]

  • 273
    2017-07-14
  • 入寒冬了,妻从柜子里取出那个九斤大棉被,那是母亲为我们成亲时专门拉的,是专门为我们拉的九斤大棉被。她觉得我们在外地,冬天似乎永远都比家里冻的多。她常常打电话不是问寒就是问暖,好像我们还生活在上世纪的艰苦岁月。我说,现在学校有暖气,不需要这...[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