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15
    2017-08-18
  • 1990年,对于村里的人们来说是喜悦的,因为家家户户院子里的玉米都堆成了一座座小山。就像老人们常说的那样,牛马年,好种田。那一年,正是农历庚午年,马年。 房檐下,铁皮烟囱从玻璃窗上伸出来,用铁丝吊在烟囱底下装烟油子的瓶子里早已盛得满满登登了。屋子里,贴着...[浏览全文]

  • 165
    2017-08-18
  • 比起往年的疯劲儿,今年的外出旅行就显得大为逊色了。因为忙着考驾照,本来漫长的暑假,却感觉倏忽间就过去了。不过忙中偷闲,两次的骑行却是快乐无比的。 8月10日午后四点钟左右,太阳终于隐藏了可怕的光辉,午睡起来后,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个注意:去骑行,世界这么大...[浏览全文]

  • 60
    2017-08-18
  • 康县风光旖旎,物产丰富,民俗独特。全国性的旅游业蓬勃兴起之后,许多旅游热线省市都以“大美”冠之,以宣传介绍自己,招揽游客。而把陇南康县说成是“大美康县”,一点都不为过,的确名副其实。 康县作为县治,始于北魏。北魏始置“平乐县”(今康县平洛),初属梁州...[浏览全文]

  • 99
    2017-08-18
  • 冬天,天天都是艳阳高照,那种温暖如春的感觉,彻底颠覆了你对冬的理解。久违了凛冽的西北风,久违了随风狂舞的精灵,感觉这个冬天就不叫冬天。失去雨露的滋润,大地一片龟裂,越冬的麦苗失去了往昔的生机,黯然神伤。冬天下雪本来是最寻常不过的自然现象,但是现在却...[浏览全文]

  • 146
    2017-08-18
  • 水从阿尔泰山一千条沟里冲出来,额尔齐斯河才成了真正意义的河,以前是溪流,是水沟。原来喧哗吵闹的河水,流到了有平原和人类的地方,突然间就变了,平淡淡、悄哒哒,眉清目秀的像悄悄走动的小姑娘。 虽然水流丰沛,河床暴涨,河流却极安静,夏节是河流恋爱的温柔期。...[浏览全文]

  • 163
    2017-08-18
  • 上世纪80年代,我结婚的时候住在西地筒子楼,楼房的使用面积不到30平方米,室内有一个小厨房和厕所,里面一间大屋是起居室。 住在筒子楼做饭很费事,爱人在转身都困难的小厨房,每天用一个小煤油炉烧水做饭,煤油与空气燃烧得不充分,煤烟子味特别重,也很难闻。如果家...[浏览全文]

  • 124
    2017-08-18
  • 夜幕完全降下来了,铺天盖地地笼罩了整个世界。我走向阳台,独自凝视着对面陷入黑暗中的寂静的房子。这幢高高矗立的房子,经过一天新生活的洗礼,此时也像在它里面居住的房客一样,沉睡在寂寞与安详之中。这样宁静的夜晚,这样黑暗的夜色,在我的生命中曾经不止一次地...[浏览全文]

  • 208
    2017-08-18
  • 你是我的天 ----献给我的爱人 那是1998年的春天,当满山的桃花开得正艳的时候,你就像一朵朵桃花一样,来到我的眼前,就像那醉人的花香一样飘进我的心田。那一年,我认识了你;那一年,我们相爱了;那一年,我们一起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从此,你伴随我,走过一个个春夏...[浏览全文]

  • 91
    2017-08-18
  • 对中国古典诗词偏爱有加,但对其词句的合辙押韵一直存着敬畏之心,究其原因,是现在写这方面文章的人越来越少了,也包括我,这让我的内心感到纠结,特别是今天,浮躁的社会,思想文化观念的新旧冲撞,读诗词的人会感到落寞。当王振凤老先生双手颤抖着将整理得很四致的...[浏览全文]

  • 144
    2017-08-18
  • 1961年,我在地处大巴山区的平昌工作,县城小得可怜,只有沿巴河岸上的一条小小的独街,房屋低矮,商铺稀少,商品奇缺。很多同志都利用出差开会的机会,在外面购买需要的物品。 当时我已在这里工作四个年头,由于处在三年困难时期,工资一直没涨,每月只有32元,除了吃...[浏览全文]

  • 99
    2017-08-18
  • 一条清清的小溪穿过西面的群山,蜿蜒地流到城边,绕小城而过,沿途吸纳众多支流而汇成河流——这就是我故乡的白水河。它是我们南方既普通而又常见的一条小河。; 南方的河,不像北方的河那么宽广,那么浩瀚。南方的河,就河而言:九曲十八湾最好,越曲越弯越显现艺术。...[浏览全文]

  • 78
    2017-08-18
  • 1964年10月,我被抽调到达县社教工作团,在南岳社教工作队工作。那时,我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吃住在贫下中家里,不管生活怎样艰苦,我都受得住,工作任劳任怨,是一个表现很好的队员。 社教结束我又被留下来在巩固组工作,组长王中臣很器重我,因为我有点文字功夫...[浏览全文]

  • 92
    2017-08-18
  • 墨染指尖忧,落花满地伤 踏着风雨的泥泞,撑开时间的纸油伞,来到了又一年的中秋夜晚。 独坐皎洁的月下,披着轻柔的月沙,任清风吹乱丝发,双手轻托腮,痴痴望天涯。 魂牵梦绕,想念如花愿明月捎去轻轻的问候,节日安好!不觉秋到夜渐长,西风瑟瑟重凄凉,一场秋风,一...[浏览全文]

  • 91
    2017-08-18
  • 小时候我是爱听戏的。 那时候爱听戏,缘于每个夜晚老三爷讲的每一个才子佳人的故事。但是老家那个小村子很小,唱不起戏,所以,每逢邻村古会时,总会跟着大人走好几里路去看戏。戏台下,找个稍高点的有利地势,仰着脖子,看台上演员咿咿呀呀地唱,很是痴迷。而其实那时...[浏览全文]

  • 165
    2017-08-18
  • 今天,是农历十一月廿九,今年农历没有三十日,因此,今天就是我奶奶去世三十周年纪念日。我奶奶是1981年农历十一月三十日在故乡四明山上场村西院去世,走完了她84岁的生命历程。我童年和少年时代,就是在四明山上度过的,奶奶给了我很大的影响。 我的奶奶姓侯,其实是...[浏览全文]

  • 154
    2017-08-18
  • 何叶发了个微信告诉我,说不打算玩社团了,让我整篇文章过去。 “整”在这里应该就是写的意思,东北人的口头禅。这个词的魅力在于能包办代替所有的动词,整点酒,整点茶,整出什么事儿,意思都能说得通。这个有趣的词语多少能反咉出东北人的智慧以及性格中自信豪爽的一...[浏览全文]

  • 176
    2017-08-18
  • 人常说“月到中秋分外明”,这话一点不假。这天晚上正是人们观赏月景的最好时辰。 晚饭后,我们一行三人,沿着一条小河缓步漫游。清清的河水像一匹青纱笼罩在河里,慢慢地向东南方向流去。偶尔在水中有一、两块障碍物,还会使流水发出轻轻的潺潺声,甚至还会出现几缕不...[浏览全文]

  • 115
    2017-08-18
  • 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标记,比如北京的豆浆、兰州的拉面、四川的火锅,还有天津的狗不理包子等等。有的地方以小吃见长,有的地方以建筑闻名,我的故乡——王乡屯,给我留下的记忆又是什么呢?想来想去就是这“花轱辘”了。 这种原始的交通工具构成了我儿时的回忆,对...[浏览全文]

  • 189
    2017-08-18
  • 中秋节前夕的一天,在杜主席的引荐下,我们驱车前往中国农科城——杨凌,拜访仰慕已久的著名作家贺绪林先生。 我认识贺绪林先生是从电视连续剧《关中匪事》开始的。当得知原著作者就是我们的邻家——杨凌人时,一种亲切、自豪、仰慕之情油然而生。我们单位有个同事小李...[浏览全文]

  • 169
    2017-08-18
  • 如若有缘,时间、空间都不再是距离;如若无缘,终是相遇也无法会意。下面是美文網小编精心为您整理的写缘分的散文,希望您喜欢! 写缘分的散文一:思念不老,你是我的缘 你是我的有缘人,我跌落在你的城,一吻和你定了终身,你是我思念的人,无论是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相...[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