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82
    2017-08-13
  • 半杯浊酒,一盏古灯,一座小楼,百花纷飞,风悄悄地来,雨浅浅的至。倚在岁月的寂深处,流水戏逐着落花,时光婆娑着红颜,那这风中的花雨楼,这些被光阴浸染的情怀,曾经抑或是久别重逢,终是被停留在了记忆深处,还是时不时又一次次温温的独坐在了眸光温柔的一角,且...[浏览全文]

  • 142
    2017-08-04
  • 夜读《在喧嚣的世界,安静地爱》,一帘春欲暮,茶烟细杨落花风。生于青山,长于幽谷,结庐林间。一盏氤氲醇美的清茶,带着采茶姑娘纤纤十指的幽香,褪去往昔的浮尘,饮尽山灵水秀,自然也就意蕴出人间的万种风情。 沉浸在夜色的倦怠中,裹着唇齿的余香,不由得心鹜八极...[浏览全文]

  • 102
    2017-07-23
  • 这是岭南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星源社会实践队在湛江市后坡村后坡小学进行三下乡社会实践的第九天。中午时分,太平镇一派祥和的样子,卖水果的的商贩支起了帐篷,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吃着水果。匆匆买完文艺汇演要布置场地的小彩灯后便赶回后坡小学。 几个孩子在大树底下...[浏览全文]

  • 330
    2017-06-26
  • 从教那年,我刚满十八岁,我的学生 一群质朴、聪明、懂事的乡村小学四年级学生。每当栀子花开的季节,无数次的听这首歌,爱情歌 栀子花开呀开,是淡淡的清香纯纯的爱,二十多年前大盆大盆属于我的栀子花,与爱情无关。二十年后,没想到我又重回小学 城区...[浏览全文]

  • 853
    2017-06-25
  • 人与人,最怕是看懂后的转身,理由很简单,不想再继续交织苍白的故事; 心与心,最怕是深知后的冷漠,原因也简单,不想再用热烈来燎不起的火焰。 懂后与深知的两个结果都一样,都会埋汰过去。 不是故事不精彩,只是人家好奇过后懂了就索然无味;不是深知不惜,那是懂得...[浏览全文]

  • 497
    2017-06-20
  • 打工相识,结下良缘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我的命运就像村里其他的小孩一样,初中毕业后就得出去为了生计奔波。2005年,我随大伯踏上了去深圳的旅途,也是在这里我遇到了这辈子最爱的人 蓉。初到深圳的时候,由于成长环境,我是...[浏览全文]

  • 238
    2017-06-20
  • 惜别农村十八载,终于有机会回到老家台门。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开锈迹斑斑的锁,撩开满屋蛛丝。正暗自伤神,一个小木盒映入了我的眼帘。小妹如斯 ,我一阵激动,急忙上前,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是一束松软的发丝,我知道那是小妹如斯的,...[浏览全文]

  • 549
    2017-06-20
  • 整理抽屉,从一本笔记本里掉出几张老照片。那是几张不同时期的照片,有的已经因时间久远而泛黄。看着照片中从童稚、到成长、到成熟的自己,思绪也如同三月的飘絮,随之穿越到那些照片的故事里去了。看这张,照片是手工着色的。照片上的我,才一周岁左右大,...[浏览全文]

  • 172
    2017-06-20
  • 曾几何时,我对中国民歌有一种排斥情绪。这主要同我的小资情趣有关,因为民歌大多是咏叹爱情的,而在我看来中国民歌里的爱情带着土腥味,它们似乎只属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年轻人。我倾向于西洋的经典爱情歌曲,以及国内的部分流行音乐。但是在我有了一些情...[浏览全文]

  • 316
    2017-06-20
  • 我们是这个以空间扩展的城市的主人,这话大概不错;殊不知,它还是个沿着历史走来的城市,这往往被我们忽略。透过汽车的挡风玻璃,我在感觉这座小城的街道以 今天 的方式急匆匆流动着,一条主街道就显示了它的繁华。车流从每天天一擦亮就开始了,接着就是...[浏览全文]

  • 190
    2017-06-20
  • 我的少年时代是在抗日战争的阴云下度过的。我的老家是山西省平陆县杜村,现在与马村合在一起叫杜马村。1938年,日本鬼子占领了我的家乡,我已经6岁,到了能够记事的年龄。当时,我父亲在运城市邮政局当邮递员,家中有爷爷、奶奶和几个叔叔,母亲带着我...[浏览全文]

  • 177
    2017-06-20
  • 陌生的送花人在窗外若隐若现,像这座城市边缘黄昏时微暗的灯光。陌生人敲开邻居的门,送上一束鲜花和一张贺卡。花曾经与生活中的某些重要的事情紧密相连,而陌生的送花人注定要在城市的街道上消失,与另一些人擦肩而过。因为送花的陌生人,今天这个日子显得...[浏览全文]

  • 207
    2017-06-20
  • 奶奶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曹素卿,读起来很有味道。我看过奶奶年轻时候的照片,黑白的但却很有韵味。奶奶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丽的女子呢,爸爸无不自豪地说。奶奶曾经是一个电影院的放映员,那个时候的电影是用胶片放映的,奶奶会用废弃的胶片叠各种各样的玩...[浏览全文]

  • 254
    2017-06-20
  • 风中飘落的相思 作者|枫林秋水 思念,是柳絮飘飞的美丽;思念,是樱花飘落的心暖;思念,是心海荡起一叶扁舟,鼓起牵挂的帆,沿着澎湃的波,飘向远方水天深邃的蓝…… —— 题记 四月的风让暮春的柳絮飘飞着整个一座城。似雪非雪的深情,似花非花的炫烂,轻旋曼舞,随...[浏览全文]

  • 198
    2017-06-14
  • 一直对活泼灵动的野生动物情有独钟,每当看到茫茫苍苍的非洲大草原上,成群结队的角马、驯鹿为寻找栖息地而进行声势浩荡的迁徙;每当看到千千万万的海洋鱼类,为繁衍后代在江海间历尽艰难险阻的洄游;每当看到动物们为了获取生存空间,演绎的一幕幕惊心动魄...[浏览全文]

  • 284
    2017-06-14
  • 再次踏进曲师大的校门,是今年9月份,距离当年毕业已过去18个春秋。我极力在脑海中搜寻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可是却很难再现往日的影子,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一处处新颖的建筑 无不扰乱着我的思绪,拉远了心与母校之间的距离。怀着一丝侥幸,细雨中徒步踏遍...[浏览全文]

  • 222
    2017-06-14
  • 我们这地方,称呼爷爷叫做公,称呼奶奶叫婆。我对公的一生没有多大了解,因为父亲叔伯们没有对我说过公的人生。只听父亲和大伯说,公年轻的时候,干农活是一把好手。割谷子,别人都要两个单手才能放成一个谷把子,而,一个单手就是一个谷把子,比别人快了许...[浏览全文]

  • 249
    2017-06-14
  • 小时候,外婆家的门前有一坝水田,水田里有许多的黄鳝和泥鳅。那时,夏天的夜晚,和表兄弟一道去田坝里抓黄鳝和泥鳅,成了我童年最大的乐趣。黄鳝和泥鳅的身子滑溜溜的,徒手可是没办法从水田里抓起来。所以,要想抓黄鳝和泥鳅就得想办法。舅舅家的三表哥很...[浏览全文]

  • 335
    2017-06-14
  • 一幅相框就是一部家族史,浓缩着家族曾经的温馨和荣耀,融入心田,成为永久的记忆 微信朋友圈里,一位校长朋友发了一则信息: 老家老屋子墙上挂着一个镜框,镜框里有一张奖状,母亲说,这是父亲生前做的。快40年了,虽然老屋子翻盖了数次,但奖状依然挂...[浏览全文]

  • 258
    2017-06-14
  • 那年夏天,回乡下看望年迈的父母。老家最惹眼的除了漂亮的新房,还有院子里的两棵柿树,一棵向东,一棵朝西。柿树前年栽下,才长到一人多高,就有很多果子挂在上面。青青的,半个枣子大小。母亲说,再过些日子,等果子长大了,就用竹竿把挂满果子的枝干撑起...[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