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拐角不是春

  • 作者: 徐艳菊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7-08-07
  • 被阅读
  •   打着雨伞站在村口的汽车站点,朦朦不时抬起左手看着手表,心里焦急万分。“哎!五天前就买好了返程火车票,为了躲开客流高峰早点回校,没想到今天老天这么不做美,一大早就下起了大雨,朦朦此时的心别提有多郁闷了。穷地方,等个车还这么难!以后学校放假再也不回来糟这个死罪!朦朦一边嘟哝一边焦急的向村口的公路张望,希望能见到客车的踪影。客车往日早七点都是准时到村路口的,今天朦朦怕赶不上去县城的客车到火车站,早早就起了床,六点就到村路口等客车了,这都七点十分了,还不见客车的影子,从村路口坐车到火车站得需一个多小时路程,预定的火车票是早八点半的,如果客车再不来,她怎么也就赶不上那班火车了,也就意味着车票作废,开学迟到。朦朦急得直跺脚。说也奇怪,今天的村路口一辆去往县城的车也没有,朦朦很纳闷儿?“是不是客车的时间改了?”就在这时,一辆白色小轿车毫无声息地从她身后驶来便停在她的前面,只见车窗缓缓打开,一个中年男子对着窗口大声对朦朦问:“你去哪儿?是不是在等车?”“是啊,我想去县城!朦朦说。“你还不知道吧,这条线路前方正在修路,车辆都在绕行,客车时间也改早五点了。”“啊?怎么改点了?还绕行?”朦朦吃惊反问道。“天下这么大雨,你要有急事就坐我车走吧?我是公路安检的”这时朦朦看了看表,就要到七点半了,错过时间就赶不上回校的火车,她因归心似箭不得不上了陌生人的车。

      关上了车门,朦朦仿佛有些后悔,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暗想:自己常常在新闻里听到有些女孩子上当受骗的事,他会不会是个骗子?哎!是福是祸凭命由天了。就在这时,司机的手机响了,他忙掏出手机,回话说:“好!会议室布置好了吗?我马上到!。”听到司机如此自然的回话,这才使她那忐忑不安的心有了点底儿,司机将手机放回衣兜,然后目视前方对朦朦说:“去县城打工?”“不!我到县城坐火车去上学的。”司机又说:“在哪里读书?”“大连”朦朦回答。“大连的地方不错啊,我去过几次,依山傍水,堪称海上公园!你在读大学?大几?”司机连问。朦朦看着司机问个没完,便克制心理的不耐烦带着微笑答道:“大三了。”

      小轿车在暴雨中飞快穿行,透过那被雨水冲洗过的车窗向外望去,远方模模糊糊风景一片,只能听见雨点儿声和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车里的空气仿佛让人窒息,朦朦莫名其妙的感到一种恐惧悄悄袭上心头,心随着车速加剧的跳动起来,她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那一排排路边被车子甩后的杨柳树,不由觉得离家越来越远了。从小生在农村的她,除上大学坐过几次客车和火车,二十多岁了,还是第一次坐过轿车,此时的她并不觉得惬意反倒不时有些头晕,便要呕吐,她意识到这是晕车征兆。司机看出她有些不适,看着车内的电子表说:“马上就快到火车站了,坚持十分钟!”“这么快?”朦朦用纸巾堵住嘴,闷声地说。“呵呵,怕你赶不上火车,加速了,你车票是几点的?”“八点半的。”朦朦有些兴奋地说。“看看要不是遇见我,恐怕你今天就赶不上去学校的火车了。”司机有些玩笑地说。此时的朦朦仿佛对眼前这个陌生司机排除了许多疑心,就像相识了多年的老大哥一样。不觉中到了火车站,朦朦眼前一亮,司机打开车门,迅速地帮她拿下车内的东西,然后说:“局里等开会,抱歉,不送你进站了,再见!”砰!车门关上了。不知哪来的机灵劲,朦朦急忙拍打车门,说:“等等,”朦朦拿出钱包示意给司机车费,司机看着朦朦要给打车钱便说:“干什么?想交车费?告诉你我可不是搞出租车工作的,就是顺道捎个脚,没什么的,快把钱收起来吧,要是收费我还不这么做那。”“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没时间了”话音刚落,车子开走了。看着汽车远去的背影朦朦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激和敬慕,萍水相逢一个陌生人给自己这么大的帮助,自己连声谢谢也没说还如此疑心,想那么多念头,看着远去的轿车朦朦在心里一时间便有些自责……各位旅客!开往大连7347次列车已检票了!”朦朦的脚步刚刚踏入候车室大门,扩大器就广播检票了,朦朦通过检票口登上了返校的列车……

      下了火车,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阳光照的朦朦眯起了眼睛,手心里立刻湿漉漉的,她第一感觉就是一片蓝天下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早上家乡那里大雨倾盆,而这里却骄阳似火,她立刻将那把雨伞当阳伞打开。走在熟悉的校园小路上,朦朦感觉无比的亲切,想到就要见到同学,朦朦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就要到学校学生宿舍了,

      忽听自己的手机响了,她赶忙拿出手机一看:是母亲打来的,朦朦母亲是位乡村医生,两天前接到医院通知,去外地学习了,这次她没能亲自送女儿。按理说,朦朦已经二十多岁了,独自去百余里的县城理所当然,母亲应该放心的,而朦朦母亲则不然,也不怪她的母亲这般溺爱,就在朦朦不到一周岁时,她的父亲在一次公差返回途中遭遇车祸身亡。父亲的离去无疑给这个家庭带来沉重的打击,母亲为了朦朦把所有的痛苦和眼泪都隐藏在内心,让朦朦和许多的小朋友一样拥有一个美好快乐的童年,在过去的岁月里,母女俩经历了一些人所想象不到的艰辛。

      母亲把对她父亲的爱全部倾注给了这个聪慧的女儿身上。母亲总是以不服输的性格熏陶着朦朦那颗纯洁的心灵,她也不负妈妈所望,从小立志要好好学习,将来事业有成报答对母亲那无私的爱。朦朦这么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上小学,初中,高中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出类拔萃的学习使她在高考中以优异成绩考取省属重点大学,成为全村唯一的一名本科大学生。有这样品学兼优的女儿,母亲感到非常自豪!朦朦考取大学后,同事们时常劝她母亲说::这回孩子考上大学了,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个人问题了。可朦朦母亲对好心人的关心只有一句话:“等女儿成家立业了再考虑吧!”“妈,我就要到学校宿舍了,您不用惦记了。”朦朦没等电话那端的母亲说话,便急着汇报。“那就好,这妈妈就放心了。看昨天的电视天气预报说今天我们家那里有大雨,今天下没呀?”朦朦母亲问。“下了,下的好大呀!早上我起得很早到村路口等车,等了一个多小时去县城的车,幸好一位好心司机在路口经过把我带到火车站,要不今天我就不能按时到校了。”朦朦有些抱怨说。“那是什么原因呀?”母亲追问。“那位司机介绍说,道路维修,所有车辆都绕行!”朦朦解释道。“你是坐陌生人车去火车站的?”是的,要不今天就到不了学校了,预订的车票也要改签,我一时心急就只好搭车去火车站了。当时怕你牵挂就没给你打电话”朦朦解释说。“唉!你这个孩子就是思想太单纯,平时我老给你讲当今社会很乱。车票退了再买次日的,迟到一天也不能冒这个险啊!尤其是女孩子更要时时注意安全,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可千万不要这么做了!听到没?!”“哎呀,妈!你老把这个社会看得那么复杂,哪来那么多坏人,这位好心司机一片好心把我带到火车站,一分钱都不肯收,人家为什么呀?他得知我一个人顶着大雨着急赶路才这样做的。”朦朦有些不耐烦地说。“你一直在校门学习,知道什么呀,前几天我听同事说,他们村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在偏僻路旁被陌生人给劫持了,那个男人将女孩子强奸后分尸,据说那个女孩子也是个学生。”别说了,和你在一起,真的太恐怖!呵呵......”朦朦不但没拿母亲的这番话在意还在电话的另端发出笑声来,这使母亲着实生气,并加重语气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听到没!!”好好好,时刻听您的!嘿嘿……

      朦朦又在和母亲撒娇。不过,这位好心司机我们有时间一定得找到他,表示感谢的呀!朦朦又捡起了搭车的话题。“嗯,等我回去有时间打听下,他和你说他是哪里人没?”母亲问。“他就说是县交警队的,看样子是局里的领导,坐在车里时他单位来电话,我只听他回话,说会场布置好没?说他马上到。“他有什么特征吗?”母亲接问。“有,个子不太高,胖胖的,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眉毛上有颗黑痣,还带着一副近视镜“哦?能有这么巧?”,你说的这位司机怎么那么像我大学的老同学,他今天怎么路过这里了?听人说他一年前调南方了?前些天同学说他要回来工作,难道他真的回老单位了?”朦朦母亲自己在电话那端好像自言自语道。他,他是谁呀?朦朦不解地问。“他有可能是汪春?”母亲不加思考地说。汪春,哈哈!这个名字太逗了!朦朦在电话另端笑个不停。母亲有些不解地问:“笑什么呀?”“妈,他怎么起这样一个名字呀,太搞笑了。他名字英语简写就是‘WC’!WC汉语意思就是‘洗手间’!你去大城市没看见公厕上面都写着这两个英文字母吗?朦朦边笑边解释。“你先别确定,等我回单位问问再说。”母亲话音刚落,只听对面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朦朦——朦朦!你怎么还不进宿舍啊?导员在找你开会!”只见同寝老大打开宿舍窗户冲着她大声喊。母女俩的电话只好被挂断……

      结束了业务学习,朦朦母亲回到了单位。

      这天她刚刚做完一例妇科手术回到医生办公室,只听有人敲门,请进!她抬高嗓音说。只见办公室的门打开一道缝,原来是值班护士小刘。小刘探进头对朦朦母亲说:“何姐,导诊台处来了一位先生,说找你。”说他要找妇产科的何洁医生。找我?何医生非常吃惊。“是的。”随即她起身跟在小刘后面向导诊台方向走去……

      “何洁!”何洁还没走近导诊台,只听一个声音传过来,这个声音对她来说是那么的陌生而又熟悉,不远处她就认出了这个人是汪春。见到汪春,何洁很想立刻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可碍于面子,她下意识地向汪春示意过来到她的办公室,走进办公室,何洁“砰”的把门关上,怒气满面地回过身狠狠地打了汪春一个耳光。此时的汪春还没反应过来,一个趔趄黑边眼镜被打落在地,他看了看何洁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拾起眼镜戴上,然后痛苦地用双臂死死抱住自己的头蹲在了地上,仿佛在接受长辈的训刺。今天你来找我干什么?!想要我发泄还是请求我原谅你?!何洁压低声音,声音仿佛里透着刀剑般的寒冷刺向汪春。“任凭你怎么说,我不会和你辩解的”,汪春低着头带着嘶哑声音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了,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已经是陌生人了吗?你早已从我的视线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告诉你:这辈子我死都不会再想起你!请不要再影响我的生活和工作!快,快,快给我滚出去!何洁用力将蹲在地上的汪春推出了办公室,随身将门反锁起来。

      过了半天,何洁向窗外望去,见汪春的车子缓缓地驶出了医院大门……

      回过头,何洁趴在办公桌旁,一股辛酸的泪水悄然流下。有人常说,一个人内心如果有痛,最好用泪水来释放,尤其是女人。不错,流过泪后,何洁突然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情绪也平静了下来。她一时间意识到这里是单位。她即刻调整了心态,继续整理业务笔记。

      何洁是个非常敬业的女人,也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人。工作中她视单位为家,这些年来她总是早来晚走,从不因自己的个人私事影响工作,而今天她显得有些例外,虽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她恨不得将时钟的指针一下调到下班时间,快回到家痛哭一场,把自己这些年来的痛苦都发泄出来,让泪水冲洗过去那段伤痛。

      终于熬到下班了,何洁第一个走出办公室,她骑着变速车回到了家。回到家,她一下扑到自己的床上,视床上的抱枕为汪春,她边哭边锤个不停。唉!都怪自己年轻时太天真,太轻信于他,随即大学时那一幕幕又浮现在她的眼前:二十三年前,秀外慧中的何洁是某医学院的一名大学生,在读大三时,一次她刚刚上完选修课走出教室,只见一个个子不高,穿装土气,高度近视的一个男生手里拿着一封信,在教室的楼梯口将何洁拦住说:“这是写给你的”何洁见此情景感到非常意外,便说:我不认识你呀!“看看这个你就会认识我了”男学生显得很稳重。说完就走开了。何洁没等到学生宿舍就急忙打开信,原来是封求爱信,何洁看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哼!黑小子还挺会做美梦,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呸!她一气把信撕个粉粹。没过几天,那个黑小子在校园里又将何洁拦住说:“怎么,觉得我不合格是不?其实我的智力不比你差!以后有困难请找我,我叫什么你知道了吧?”何洁根本没听这个男生在和她说什么,只是气呼呼的一直往教室那边走......

      黑小子跟在何洁身后不停的絮叨着,不见回话,有些心急,便加重语气:“喂!美女!都快到你教室了,我说了这么多,你快给个回复好吗?”何洁有些不耐烦地回过头说:哼!就你这智商,还敢想入非非?快找面镜子好好照照自己算了!何洁狠狠向黑小子瞪了一眼,独自进了教室。听到这样有伤自尊的话,黑小子非常的委屈尴尬,他愣愣地站在教室门外,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在前来上课的学生们路过这里,他才意识到他此时是在别人的教室前发呆,心想,自己这么大,虽然外貌有点对不起观众哪方面没人小瞧过,更没遇见过说话这样刻薄的女孩子,自己也从没领略过什么叫失败。小样儿,看我怎么把你搞定!黑小子自信地向何洁的教室大门用拳重重一击,然后一副高傲的样子向校内图书馆走去......

      本文标题:拐角不是春

      本文链接:http://www.bnone.com/article/143081.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